首页 要闻 新商业 创咖 中外商汇 文化科创 经济创新 新模式 互联网 创新监管
当前位置:主页 > 会客厅 >

看他们设计成都会客厅

2017-09-05 11:39 次浏览 来源:网络整理

  不久前,《川报观察》客户端一篇文章《你不知道的锦江:繁华之上再生繁花》(扫码观看)在微信朋友圈和网上转发无数。有朋自远方来,不管他乐不乐意,“走,逛宽窄巷子!”“走,逛太古里!”成为老少成都人的保留节目。为啥?不仅为消费,更是为文化。

  近日,世界著名家居设计杂志《安邸AD》评出全球14家最美书店,成都方所凭借其极具个性的设计与著名的荷兰天堂书店、法国莎士比亚书店、日本茑屋书店等共同入选。“洗剪吹”的时代正在远去。国际顶级奢侈品旗舰店,抑或面积不到十平方米的独立咖啡馆,国际范、本土化、小清新、怀旧风……门店正成为城市风景线,成为街拍的首选背景。它们与众不同的设计风格,为自己带来了不少拥趸,也提升着一个城市的品位。

  大店小铺,文化提升“颜值”

  无早书店、葆光书店、叁咖啡、一山杂货铺等特色门店,这两年逐渐打出自己的名声。这些“小而美”的门店往往集中于高校周边,以及文化气息浓郁的镋钯街、东郊记忆、宽窄巷子等地,清新、怀旧、异域的设计风格尤为普遍。

  九眼桥南侧的“无同”紧邻四川大学望江校区,正在抓紧进行内部试营业,准备于5月底正式开业。门口的花艺区,一匹早已脱漆的旋转木马,正显出奋蹄嘶鸣的神情。“它来自一家英国游乐园,估计有几十年历史了,我们在英国切割后,再运回国内重新组装。”28岁的设计师汪洪波告诉记者。“无同”融酒吧、餐厅、花艺、设计、健身、服装等于一体,走进店内,如同来到一个“混搭”的世界:球状的铜质酒桶、三脚架撑起的复古台灯、大象和孔雀外形的门把手……这里的陈设有些是“无同”团队设计后请厂商加工,更多是从国内外各地淘来。东南亚的树木化石,被切割制成花园中的石凳;二楼健身房刻有“艰苦创业”字样的木门,来自北京的旧货市场;从郫县拉回来的沉甸甸的磨盘,被花艺师栽满了多肉植物。

  “看起来有点‘任性’,其实每样东西都不是随便买的。我们采购之前要开‘选材会’,讨论东西买回来有什么用,摆在哪里合适等等。”汪洪波说。

  24岁的王悦是个书迷,但她第一次去成都方所,还是大吃一惊。沿着自动扶梯逐渐下行,王悦发现自己的视线被左右和上方的铜质装饰遮挡,无法看清店内真面目。“走出扶梯一看,跟刚才的昏暗狭窄简直是天壤之别,面积和空间大得超乎想象,真是‘亮瞎双眼’。店里的大柱子配上微微泛黄的灯光,很有古典气息。”王悦说。

  成都方所设计师朱志康的设计理念是,店面入口与内部空间营造强烈的明暗和空间反差,意在形成“高压后释放”的体验,使人产生对知识的敬畏之情。

  近年来成都相继开张的范思哲、纪梵希、爱马仕、卡地亚等顶级奢侈品店,以及星巴克、必胜客等国际连锁品牌门店,同样在设计上不遗余力。它们通常主打简约大气的风格,用开敞通透的空间展示产品和服务。

  店员咋穿,设计师说了算

  门店设计仅仅意味着画设计图、搞装修?这种观念如今已被颠覆。优秀的设计师更像产品经理,需要负责整个项目的商业策划,连店名和服装的选择,都可能成为设计师工作的一部分。

  4月18日,周末的宽窄巷子热闹非凡,熙熙攘攘的游人不断从“正山堂”门前走过。川西民居风格的外立面上方,文化名家马识途题写的“宽云窄雨”分外醒目。除了一块简单的灯箱,门口没有信息表明“正山堂”营业范围。“看热闹的人一般不会进来,很清静。”店员告诉记者。

  这里是茶的天地。

  “正山堂”原址本是一家餐厅,设计装修是传统的中式风格。然而人们发现,2014年9月“茶铺”取代“餐饮”重新开业后,除了原有建筑的外立面得以保留,内部风格变得非常清爽简约。大量的玻璃窗,让室内空间变得明亮通透,茶桌强调原木的质感,茶壶保留了素净的铜黄,茶杯除了瓷白没有任何杂色,产品包装也大都采用单一的色调。雪白的墙面上,挂着书法家何应辉的字、篆刻家郭强的印章、艺术家王川的绘画,没有任何多余的装饰。

  “正山堂”所有的视觉表达,都出自生于成都、成名于香港的设计师王亥。2012年从香港返回成都后,他曾先后负责“崇德里”、“轻安素食”、“壹小馆”等项目。王亥坚持设计师主导的“设计师制”,“找我做设计,就必须听我的。”王亥接到项目后,通常是从商业策划开始。首先寻找市场定位,然后用合适的设计来配合,而不仅仅是对空间的打造。